中原招生考试网欢迎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普通高招 > 高招回眸 >

谁没有本毕业纪念册?那是青春不老的笑颜!

时间:2017-06-14 16:27来源:河南商报 编辑:玥玥 点击:
  青春仿佛刚刚开场,就随着2017年高考,一起落下了大幕,三年朝夕相伴的人,可能在毕业聚会后,就在人群中消失不见:暗恋过的女孩,无话不谈的闺蜜,携手共度此生的爱人,走到哪儿能牵挂着你的兄弟……几年之后,在街头相遇,还能说句“这几年可好”?
  在那场名为“青春”的记忆里,留下的,也许就是写满了回忆的纪念册,和一张张永不褪色的笑脸,看着上边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留言,在想捂脸的同时,肯定有淡淡的怀念在心中,关于毕业纪念册,你有什么故事?
  遗憾的空白:关于青春的记忆全都是你

  说起前两天让人写到手麻的纪念册,小陈笑称已不太想回忆。他觉得,自己的青春都跟着那个记忆中的姑娘,一起远去了。
  “这应该是我人生中,最美又最痛苦的三年时光。”小陈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,典型的“95后”。没事儿喜欢在深夜里独自一人,写不下去题的时候,就听着歌,想想高中三年的点点滴滴。
  课业繁重的高中生活,总是有些枯燥的。支撑着小陈每天乐呵呵去学校的一大动力,就是那个在高考前就选择远渡重洋,去国外“镀金”的姑娘。
  “谁在高中没暗恋过个把姑娘呢。”聊天中,这个刚满18岁的孩子,语气成熟得像个“大人”。他说,高考完,毕业聚餐那天,姑娘也来吃了“散伙饭”。
  同班三年,不少人都知道他没敢说出口的“秘密”。大家起哄要他们坐在一起,别的不说,拍个合照留个念想也是不错的。
  “还是自己胆小吧。”小陈说,遗憾的是,到最后他也没能给心仪的女孩留下只言片语,只能在大合照的时候站在暗恋的姑娘身后,定格下那一瞬间的身影。
  在小陈心中,毕业纪念册上给女孩留出的空白一页,让他久久难忘,关于青春,他的味道是“遗憾”。

  “口水味儿”的毕业纪念: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
  2014年那年,张蕾蕾和徐楚钧高三,就读于林州市第二高级中学。
  两人由于文化课不是特别突出,但是都想考一个好大学,所以相约选择了当一名艺术生,学习了编导专业。
  那时候,她们俩每天吃饭睡觉都是在一起的。虽有闺蜜日夜相伴,但是高三的生活终究是乏味的,就算是两个人每天一起努力,常常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。
  高考前几天,两人约定,谁考上二本就包了对方一天的吃喝。在这一天之内,对方要吃什么、玩什么都要无条件答应。
  为了这个“约定”,两个人还制作了个“独一无二”的小纸条上——用铅笔在纸条上画一个正方区域,把自己的口水抹在区域内作为证据,双方互留了一个带有彼此口水的纸条。
  在聊到“小纸条”的时候,徐楚钧说,自己的纸条已不见了踪影,而张蕾蕾则一直将纸条塞在眼镜盒的最底下,好好保存。

  如今已经大三的张蕾蕾和徐楚钧就读于郑州市的同一个三本院校,二人的高中情谊延续到大学。张蕾蕾说:“现在想起那个口水印就想笑。”
  虽然两人高考都未能如愿,但是每当两人回想起那段青春,感觉在那么苦的日子里,有一个人一直陪着你,就很庆幸,在年少时就许下了结伴前行这一最重要的决定。
  对于两人来说,青春的味道是“陪伴”,在将来的每一个日子,那份满是“口水味”的毕业纪念册,想起来就是还好有你在身边的“庆幸”。
  我在毕业纪念册上表白: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

  已经成功在今年3月份领到“红本本”的阿贫(化名),每每跟人聊起自己的爱情故事,都会兴奋不已。
  高中时,总被老师“教育”说,女孩子不要太爱说话,就算喜欢说话,那也要在适合的时候说!“阿贫”这个外号,也是因此而得到的。
  阿贫说自己在高中毕业时,做了许多姑娘只会想,而不敢做的事儿。“我先生那会儿是我们班的男神,毫不夸张地说,不少低年级的小姑娘都在暗恋他。”
  这个行事“张扬”的姑娘,在毕业纪念册上,给心仪的男孩洋洋洒洒写了篇“论文”。主题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无数好处。
  “想想自己那会儿真是挺大胆的。”阿贫说,本以为只是自己的“一厢情愿”,在纪念册上剖析下心境,这事儿就算完结了。没想到高考完,全班人约着去KTV时,她的男神当着所有人的面,拿出纪念册,问她在一起的话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好处。
  如今,已经和当时的男神喜结连理的阿贫,在一家传媒公司做视频剪辑。她到现在都记得,自己大学毕业时拍的微电影。最后字幕上出的那行字,是先生给她这么多年恋爱的回应——在物是人非的景色里,我,最喜欢你。
  对于阿贫来说,青春的味道满满都是粉红色的泡泡,想起来那本青春纪念册,就满是甜蜜,这样甜味的毕业纪念册,是不是又撒了一地狗粮?
  兄弟不只在纸上:到哪儿都会牵挂着你

  今年刚过24岁生日的林桑(化名),目前正一个人在日本求学。“选择出国那天,高中几个玩儿得最好的兄弟,给我灌得不省人事。”
  当记者联系到林桑时,他正在和国内的兄弟联机打游戏。他说,独自在外求学的日子,其实挺难熬的。“有时间了,就约着哥儿几个,来局游戏。开着语音,感觉还跟高中时候一样。”
  2012年夏天,林桑高中毕业。
  按他自己的话来说,当时就是“年少不知愁滋味”。想着毕业又不是不联系,哥儿几个感情不会因为距离就有所改变。实践证明,林桑这“盲目”的信心,还真抗过了时间和距离的验证。
  2012年冬天,林桑就毅然决定要出国求学。
  临行前,他从桌角拿出高中毕业时同学们一笔一画写下的留言本,装进了行囊。在外求学,苦了、累了,他就拿同学们写下的留言本,一页页翻看,好像把整个青春都揣进了怀里。
  “这是种很奇妙的情感。”林桑说,感谢时间,给了他无论走到哪儿都会牵挂他的一班兄弟。
  辛苦时、难过时、想家时,这本毕业纪念册,带给林桑的,都是温暖,这份温暖和兄弟情,陪他度过了异国的无数个黑夜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